財經:精準扶貧之難度和意義不亞于九天攬月

信息來源:財經  發布時間2016-10-18

  剛剛過去的10月17日,中國神舟十一號載人飛船成功發射,這一飛天壯舉舉世矚目。然而,在為中國航天人九天攬月而歡呼的國人中,能有多少知道這一天還是中國第三個“扶貧日”?

  我此問并非責怪更關注航天盛事的公眾和媒體,這一盛事當然值得慶賀。載人飛船是一個國家經濟、科技等綜合實力的體現,只有經過三十余年改革開放,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科學技術取得長足進步,當年中國最高領導人詩意的想象:“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談笑凱歌還”才可能成為現實。“扶貧日”和飛船上天的巧合或許能提醒我們:在歡呼中國經濟、科技的成就時,別忘了還有一群數量不少的同胞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于10月17日發表《中國的減貧行動與人權進步》白皮書。白皮書首次披露了最新貧困人口數據,截至2015年中國農村貧困人口為5575萬人。白皮書報告顯示,改革開放30多年來,7億多貧困人口擺脫貧困,中國極端貧困人口比例從1990年的61%,下降到2002年的30%以下,率先實現比例減半,2014年又下降到4.2%。2011-2015年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就超過了1億人。

  可見,這些年來中國的扶貧成就是顯而易見的,但是為什么還有這么多的人尚未脫貧?這是由中國這個世界第一人口大國的復雜國情決定的,這種復雜是由歷史的、地理的、教育的等諸多因素綜合而成。就如某種疑難雜癥,不能企望靠一兩種特效藥,幾個療程就能治愈。

  筆者在九月下旬走進云南維西傈僳族自治縣的山寨,探訪南方電網派駐在那里扶貧的員工。所見所聞,讓我深感在中國老少邊窮地區,一些村落和家庭脫貧之難,不亞于飛船上天。因此,這一部分人如果脫貧了,其意義也不亞于飛船上天。

  以我所匆匆訪問的傈僳山寨為例。由于歷史的原因,傈僳族先民幾百年前為逃避戰亂,搬遷到怒江、瀾滄江流域的深山之中,長期過著與世隔絕、近乎原始的半獵半耕的生活。盡管新中國成立后,政府對他們進行了政策上、資金上很大的扶持,但由歷史、地理造成的不利因素,絕非幾十年就能輕易改變。比如傈僳族山寨大多在高山深溝,各家各戶居住分散。我所去的永安村,全村20個村民小組2870人,分布在40多平方公里的山地上,平均海拔2000多米。最近的村民小組可以看到瀾滄江河谷,與河谷人家雞犬之聲相聞,但走下來要一兩個小時。幾乎一半成年居民不會說漢語。這樣身處閉塞環境、交通不便、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群,脫貧之難可想而知。以前那種修一條路、上一個項目帶動一大片脫貧,或者組織青壯年出去務工脫貧等方式并不能奏效。誠如白皮書所言:“而未脫貧人口大多貧困程度更深、自身發展能力較弱,脫貧攻堅成本更高、難度更大。”

  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到湖南湘西考察時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精準扶貧”成為中國新的時期扶貧工作的指導方針。

  相對于過去的粗放扶貧,精準扶貧是指針對不同貧困區域環境、不同貧困農戶狀況,運用科學有效程序對扶貧對象實施精確識別、精確幫扶、精確管理的治貧方式。精準扶貧主要是就貧困居民而言的,誰貧困就扶持誰。

  “精準扶貧”核心在“精”“準”二字,一是要精準地弄清扶貧對象,要扶持那些真正的貧困人家,而不能將扶貧資金浪費在不需要扶貧的人家;二是扶貧的方式要精準,做到因地制宜,因人而異。借用托爾斯泰一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貧困的家庭也各有各的原因,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萬能藥方。

  過去那種粗放式的“漫灌”扶貧方式,在一定的歷史階段是適宜的,它確實幫助大部分貧困人口脫貧,而今剩下的五千多萬貧困人口,是難啃的“硬骨頭”。要將扶貧對象精確到戶、到人,扶貧方式精確到戶、到人,政府簡單地給項目、給資金,是遠遠不夠的。因此需要更多的人深入到貧困地區、貧困家庭“望聞問切”,以求解決之道。

  載人飛船上天這樣的高大上項目,集中優秀的科技人員,拿出足夠的經費,進行科技攻關,可以在不長的時間內取得巨大成功。但精準扶貧可不是只要用錢就能解決的問題。有些人不理解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怎么就解決不了這幾千萬人脫貧問題。因為簡單地“給錢”并不能讓一些人真正地脫貧,給錢可以解決一家或一人在一定時期內的生活問題——比如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但正如俗話所說,這樣的幫扶方式“幫得了一時,幫不了一世”。精準扶貧最重要的目標是要培植貧困人口靠自己勞動過上好日子的能力,幫他們找到合法獲取財富的途徑。這個目標當然不是單靠政府用錢就能“砸”出來,需要社會各界特別是有責任感、有市場經營能力的企業參與。

  維西縣是國家扶貧辦確定的南方電網對口幫扶縣,作為一家實力雄厚的央企,南方電網為維西的扶貧工作從一開始就沒有停留在“給資金幫扶”的粗淺層面,而是派出得力的干部扎進山寨,了解每個貧困戶的家庭狀況、致貧原因,拿出一筆資金成立了“維西縣特色農業扶貧開發有限公司”,幫助農戶針對一地、一戶的實際發展特色農業,特別是以央企的信息、人才、市場優勢來幫助這些農戶學會在市場經濟中規避風險,獲取利潤。這樣的扶貧,當然會事務繁瑣,工作量大,且效果可能因人因時而有差異,但我認為這是精準扶貧的合適方式。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是在扶貧工作中用得很多的一句比喻,道理大伙都明白,但教會一個人用工具獲取獵物的本領,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在傈僳族山寨那樣各種不利條件聚合在一起的地方,幫助多年貧困的山民適應市場,靠勞動和智慧擺脫貧困,進而過上富足的小康日子,可謂“道阻且長,行則將至”。我們要有足夠的耐心和足夠的信心,期待南方電網在維西縣的扶貧工作取得成效,并形成其他地區可以效法的經驗。(主筆:十年砍柴)

河南22选5大星彩票网 体育飞鱼游戏琼中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福建快3一定牛今天的 云南省体育彩票 江苏11选五中三个号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 海南环岛火车旅游攻略 腾讯一分彩开奖记录 新疆新乐彩11选5走势图 甘肃快3技巧稳赚 幸运农场预测高中奖 金7乐开奖结果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 三分彩走势规律